50万字《茶道通漠北》讲述咸宁茶道上的传奇故事

  3月22日,咸宁籍作家陈敬黎长篇小说《茶道通漠北》首发式在咸安区桂花镇举行。该书既是一部讴歌咸宁地区仁人志士抛头颅洒热血的长篇巨制,更是一部彰显鄂南土地乃至我党早期革命历程的闪光图谱。

  没有前言,也没有后记,咸宁籍作家陈敬黎最新出版的长篇小说《茶道通漠北》,一如既往坚持原来的风格。“好的作品需要读者耐心去读,而不是在前言、后记中失去品味的嗅觉和探索的方向。”3月30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陈敬黎坦然地说。

  “何氏茶业遭暗算几近破产后,大掌柜何安鹤连遭打击突发重病去世。正在日本留学的何建朴连忙中止学业回国,执掌父亲留下来的何氏茶业” ……

  《茶道通漠北》是一部以“一带一路”为创作主题的历史题材长篇小说,取材于从江南到大漠北蒙古草原的古茶道,讲述了咸宁当地何氏茶业掌门人何建朴重振家业,将川字牌青砖茶经古茶道远销欧洲、 名扬漠北的过程中,与黑恶势力作斗争、维护祖国统一并走向革命的故事。

  “可以说,这是我见缝插针写成的一部长篇小说。”陈敬黎满意地放下笔,期待《茶道通漠北》早日面世,以了却自己写一部“一带一路”题材文学作品的心愿。

  陈敬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委员会委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原签约作家,曾入选湖北省委宣传部培养百名文艺人才,发表、出版各类文学作品近800万字。已发表、出版长篇小说《窗外的月亮》《荣恩堂》《玉雕楼》《金銮殿》《大洞商》《汀泗桥》《和平前言》。

  “我有一个每天晚上必看中央电视台一套《新闻联播》的习惯。”通过这个栏目,陈敬黎可以获知国内外许多重大讯息,更可以知悉国家对舆论的导向,对他在创作中写什么,怎么写有很好的指导作用。

  2013年9月,陈敬黎在写《汀泗桥》时,在新闻联播中看到国家提出了“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构想,后又提出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合作倡议。陈敬黎注意到了这一重大讯息。

  从新闻中汲取了灵感,陈敬黎有了写一部以“一带一路”为创作主题的长篇小说的想法,并开始关注这一题材,收集相关资料。

  从陈敬黎的家乡湖北省咸宁市桂花镇(古柏墩街),有一条从江南丘陵地区通往漠北的茶道。这条茶道上从明朝末年开始,“川”字牌青砖茶,包括生甡川、长盛川、长裕川、长胜川等品牌,便在大漠北乃至中亚、中东、欧洲各地越走越远,越做越大。

  更加值得一写的是,这些“川”字品牌青砖茶含有红色基因。它是由原鄂南特委书记、南方局宣传部长,湘鄂西区委书记,鄂西特委(1938年武汉沦陷后行使湖北省委职能)书记何功伟祖上创立和经营的品牌,何功伟在武汉读书期间,便住在“生甡川”茶楼。

  在行刑时,驻扎在恩施的将领交代刽子手:“何功伟往刑场走一步,你们就叫他一声,只要他回头便不杀。”可是何功伟至死也没有回头,用鲜血染红了鄂西大地。

  这更坚定了陈敬黎写一部蕴藏红色基因的“一带一路”题材作品的想法,使革命文化得到广泛弘扬。

  因为古柏墩街离陈敬黎的家才十里路,陈敬黎从小便从长辈口中听到了这个地方的许多传奇故事。参加工作后,他又经常到桂花镇下乡工作,对这个地方又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当时,陈敬黎正在抓紧创作另一部湖北省长篇小说重点选题——《和平前言》。就这样,《和平前言》和《茶道通漠北》两部作品在陈敬黎的脑壳里发胀,都想涌出来。

  直到2020年《和平前言》第一部脱稿,陈敬黎才下决心写完《茶道通漠北》。很快,《茶道通漠北》以近50万字的篇幅收笔了。

  陈敬黎将书稿分成四份,分别托自己的四个朋友抽空帮忙打成电子版,最后全部集中到恩施市文物局杨蕾手上合成,她打印出来,再交给陈敬黎修改、校对。

  经过两次修改后,到第三稿成品打印完毕,陈敬黎惊喜地发现这是一部有意味的作品,于2021年10月修改定稿后,交给作家出版社总编辑张亚丽。

  总编辑指派该作品的责任编辑桑良勇与陈敬黎对接。对方看完初稿后,打电话给陈敬黎,惊呼:“陈老师,这部书可以拍‘大宅门’。”很快,该作品进入出版程序,抓紧时间校正,争取尽快出版。

  谈到陈敬黎,很多文学圈的同行竖起大拇指:“他是真正的作家,一个纯粹热爱写作的人。”

  2010年,三卷本141万字的长篇小说《汀泗桥》脱稿。陈敬黎立即离开湖北省作家协会宜昌市长阳创作基地,回到家乡咸宁市汀泗桥镇。

  得知陈敬黎回到咸宁后,他的挚友黄定槐到汀泗桥镇政府为陈敬黎提供的创作室去探望。

  当友人突然看见陈敬黎的双脚肿得连拖鞋都穿不进去,吓得惊呼:“敬黎,你这样玩命要死的啦!”陈敬黎苦苦一笑说:“要死也得等我把稿子改完再说。”尽管友人再三叮嘱,陈敬黎还是坚持先完成写作再说。

  医生告诉陈敬黎,由于他长期坐着不动,身体中毒素无法排出,导致转氨酶严重超标。

  医生开了中药“五酯颗粒”冲剂给陈敬黎吃,并再三强调要他要坚持运动。但陈敬黎做不到,每天放下笔,便只想躺着不动。

  汀泗桥镇政府的领导们得知陈敬黎的病情后,给了他极大的关心和帮助。安排分管机关的副镇长易建平委托汀泗桥镇卫生院给陈敬黎进这种药,再用快件成箱寄给陈敬黎长期服用。

  但陈敬黎依然长期坚持写作,没有运动,解决不了问题。他的双腿开始浮肿,连大腿也胀得不舒服。

  俗话说:“男怕穿靴,女怕戴帽。”《汀泗桥》经过三次修改校正后,陈敬黎将书稿交给了长江文艺出版社,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进了医院,住进了病房。

  看到此,大家就会明白,为何《茶道通漠北》的付梓出版,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因为陈敬黎是“用生命在写作”。

  “写字是最严肃的事情,如果自己写的东西,自己的子孙都看不下去,那怎么能出版,去祸害别人的子孙呢?”陈敬黎的创作态度始终如一,他遣词造句反对晦涩深奥,提倡平易近人,作品中从来不用生僻字,就连一些不常见的成语他也很少用,这一创作理念也贯彻在《茶道通漠北》里。他说,“我的作品要对得起自己的民族,要对国家有益;而且要用最平实的语言来写最熟悉的故事,让普通百姓能看懂。”

  “通过这部小说,不仅了解到咸宁灿烂悠久的茶文化,还重温一段红色历史故事,”作家出版社总编辑张亚丽由衷赞扬,《茶道通漠北》不仅是一部优秀的长篇历史小说,同时也是咸宁一张靓丽的文化名片。“希望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让这部作品绽放光彩,让咸宁通过文学走向全国、走向世界。”